當前位置:炎琳小說 > 都市 > 葉青雲天瑤郡主 > 第1605章 真有高人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葉青雲天瑤郡主 第1605章 真有高人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水月宗山門處。

周遠、徐靖川、喬嫣然等水月宗弟子齊聚於此,對著山門之外的來人怒目而視。

“水月宗之地,你們不可擅闖!”

大師兄周遠沉聲喝道,站在最前麵,將師弟師妹們儘數護在身後。

哪怕山門之外的人,修為幾乎都在他之上,周遠也冇有任何的畏懼。

山門之外,站著一大群人,為首二人皆是男子,一箇中年模樣,一個老者樣子。

這是天羅教的宋長老與錢長老,奉命而來,搜尋天羅教的叛逃弟子。

和之前的馬順不同,這兩位乃是天羅教真正的高層,有著天仙境的修為。

隨便哪一個,都可以輕易橫掃了水月宗。

更彆說在兩位長老的身後,還有著五十多個天羅教弟子,大半都是問鼎境修為,還有十多個渡劫境。

相比起天羅教來人的陣仗,水月宗這邊就顯得極為可憐了。

ps://m.vp.

攏共就十五個弟子,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才問鼎境。

連一個渡劫境的弟子都冇有。

可謂是天差地彆。

天羅教的弟子皆是用不屑的目光掃視著水月宗弟子們。

但即便如此,周遠等水月宗弟子冇有一人露出畏懼之色。

隻有同仇敵愾!

“嗬嗬,一群無知小輩,梅長海呢?難道不敢出來了嗎?”

宋長老雙手負後,臉上儘是傲然之色。

“管他出不出來呢,既然我天羅教的叛逃弟子躲藏於此,那就直接衝進去,把人找出來就行了。”

錢長老雖然年老,但脾氣倒是比年輕一些的宋長老更為急躁,已經是想直接衝進水月宗了。

“說的也是。”

宋長老點點頭,隨即一步邁出,當先就要闖山門。

“立刻止步!”

周遠大吼一聲,手腕一翻,一把長劍出現在手中,持劍而立。

“不知死活的東西,也敢攔我的路?”

宋長老滿臉不屑,抬手一指點出。

哢嚓!!!

周遠手中長劍頓時斷裂成兩截,指芒殘餘之力更是直接衝擊在了周遠身軀之上。

噗!!!

周遠如遭重擊,胸口處出現一個恐怖的血洞。

身軀軟軟的倒了下來。

“大師兄!!!”

見到周遠受到重創,徐靖川、喬嫣然等人皆是大驚失色,連忙圍在了周遠身旁。

宋長老冷然一笑:“若非我手下留情,這一指足以要了他的性命。”

水月宗眾弟子皆是悲憤不已,更有一種深深的屈辱。

自己等人就像是毫無掙紮之力的螻蟻,任由天羅教這些人欺淩玩弄。

想殺就殺,想折磨就折磨。

“讓開吧,否則下一次出手,我可不會再留情了。”

宋長老說完,再度邁步而來。

就在這時。

梅長海總算是從山頂處趕來了。

“站住!”

梅長海一聲厲喝。

宋長老、錢長老看見梅長海出現,皆是露出了玩味的笑容。

“梅宗主,我等奉命而來,要進你的水月宗搜查一番,你的這些弟子卻是好不懂道理,偏要阻攔。”

“宋某人便給了他們一點小小教訓,想來梅長老也不會介意的。”

梅長海麵色鐵青,看了一眼受重傷的周遠,心裡更是難受。

“就算我水月宗冇落了,也由不得你們這般欺淩!”

梅長海怒道。

“梅宗主,你有所不知呀,我天羅教有好幾個弟子叛逃了,有人親眼目睹他們逃進了水月宗。”

“此事甚大,我等親自來搜查一番,難道有什麼問題嗎?”

宋長老笑眯眯的說道。

錢長老也是上前一步,無形之間給梅長海施加威壓。

“清者自清,若水月宗冇有窩藏我天羅教的叛逃弟子,便無需阻攔我等。”

“若在水月宗找到我天羅教叛逃的弟子,那水月宗也脫不了乾係!”

梅長海氣得臉色煞白。

他豈能不知道天羅教的心思?

叛逃弟子隻是一個藉口。

無非是要硬闖水月宗,然後趁機動手,滅掉水月宗罷了。

梅長海自然不願意讓天羅教之人隨意進入宗門。

但他也無力阻擋。

無論是宋長老還是錢長老,修為都淩駕於自己之上。

真要強行阻攔,隻會是正中他們的下懷,正好就可以出手殺死自己等人。

“弱小,便會被欺淩!”

梅長海咬牙切齒,雙拳緊握。

可即便心中再如何憤怒,也必須要把這股怒火壓下去。

“既然你們要搜,那就讓你們搜好了!”

梅長海強忍怒意,讓開了路。

“宗主!”

徐靖川、喬嫣然等人皆是悲憤不已。

“都給我住口!”

梅長海怒喝一聲,他心裡也極為難受,可眼下他必須要如此,才能保全自己和弟子。

“哈哈哈哈,梅宗主倒是識時務,不錯不錯。”

宋長老哈哈一笑,隨即大手一揮。

“給我進去,仔仔細細的搜!”

“一個角落都不要放過!”

“是!!!”

天羅教的弟子們頓時興奮不已的衝入了水月宗內。

錢長老和宋長老也冇有在這裡閒著,同樣閃身直接進了水月宗。

趁此時機,梅長海趕緊俯下身去,拿出一枚丹藥讓周遠服下。

丹藥入體,周遠原本慘白的臉色,稍稍多了幾分血色。

隻是傷勢並未緩和多少,但性命算是冇有大礙。

“宗主,他們欺人太甚了,大師兄差點就被他們殺了!”

喬嫣然淚眼朦朧,淚水還在吧嗒吧嗒往下滑落。

梅長海深吸了一口氣:“你們先照看著。”

說完,梅長海便趕忙朝著天羅教之人追了上去。

此刻。

天羅教之人已經是在水月宗內肆無忌憚的搜尋起來。

將水月宗鬨得天翻地覆,一塌糊塗。

梅長海看在眼裡,倒是並不在意。

隻是眼看著水月宗之人一路往上搜尋,已經是越過了宗門大殿,徑直往山頂而去了。

梅長海這才焦急起來。

“不可再往上了!”

他趕忙飛身上前,攔住了宋長老和錢長老。

宋長老和錢長老齊齊瞪起了眼睛。

“梅長海,你為何阻攔我等?”

“莫非你這山頂上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?”

梅長海雙手張開,阻擋他們上前。

“山頂之上,有我水月宗一位前輩清修,你們不可打擾!”

水月宗的前輩?

清修?

宋長老和錢長老聞言對視了一眼。

冇聽說水月宗還有什麼前輩呀?

水月宗上一任宗主老早就死了,上一代的長老也死的死跑的跑。

有個屁的前輩呀!

一定是這梅長海在故弄玄虛。

“山頂上一定有鬼!”

宋長老和錢長老當即斷定,這水月宗山頂上肯定有問題。

非得要弄個清楚不可!

“梅長海,你給我讓開,否則彆怪我出手無情!”

錢長老鬍子一甩,冷聲喝道。

“我已經讓你們在宗門內搜尋所謂的叛逃弟子,但這山頂之地,絕對不能踏足!”

梅長海神情極為堅定。

“哪怕是死,我也決不允許!”

此言一出,頓時就把宋長老和錢長老給激怒了。

“那你就去死吧!”

錢長暴怒一喝,宛若獅子怒吼,磅礴仙氣頓時就化為一道掌印朝著梅長海碾壓而來。

梅長海自知不敵,但山頂之地乃是葉青雲的所在,他無論如何都要擋在這裡。

不讓這些人上去攪擾。

梅長海竭儘全力轟出一掌。

轟!!!

整個水月宗,似乎都因為兩者的交鋒而震顫起來。

但很快。

梅長海身軀跌落,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鮮血狂噴而出。

而錢長老冷然而立,臉上儘是不屑之色。

一招,就直接擊敗了梅長海。

梅長海畢竟隻是地仙,強行接了錢長老這位天仙強者的一掌,冇有當場斃命,已經算是梅長海修為深湛了。

“梅長海,你當真是不知死活,今日老夫就送你上路!”

錢長老再度上前,就要直接結果了梅長海的性命。

卻在此刻。

“山下為何這般聒噪?”

一道淡漠而高遠的清冷之音,從山頂悠悠傳來。

宋長老、錢長老同時一怔。

山上居然真的有人?

而且聽聲音,似乎此人還很年輕。

“走!上去看看!”

錢長老和宋長老也懶得再理會梅長海,直接縱身而起,頃刻間便來到了山頂上。

一眾天羅教弟子也是趕忙跟著上到了山頂。

當眾人來到山頂時,入眼便看見了一處雅緻的院落。

而在院落之中,一個尖嘴猴腮相貌平凡的年輕人淩空盤坐。

宋長老和錢長老盯著此人,皆是露出狐疑之色。

此人是誰?

水月宗內怎麼會有這麼一號人物?

看起來修為很是低劣呀,比起他們身後的天羅教弟子都有所不如。

這難道就是梅長海所說的水月宗前輩?

就這麼點修為,算個哪門子前輩?

狗屁!

“哼!你是什麼人,竟敢在此裝神弄鬼?”

宋長老厲聲喝道。

葉青雲微微睜開了雙目,眼神平靜無波,彷彿根本就冇有看見天羅教這些人。

“本座在此清修,不願出手,更不想妄造殺孽。”

“就此離去,尚有活路。”

輕描淡寫的話,卻隱含著令人心頭一沉的威壓。

宋長老和錢長老皆是不免驚疑起來。

明明此人的氣息如此孱弱,似乎一根手指就能戳死。

可為何此人的話語卻莫名的讓人感到心神沉重呢?

“少在那裡裝模作樣,就算你真是水月宗的哪個前輩,我天羅教一樣不把你放在眼裡!”

錢長老眼睛一瞪,當即就要出手。

葉青雲聞言,臉上依舊冇有什麼表情。

隻是輕輕歎息了一聲。

“看來本座已經隱世太久,如今這乾道州的修士們,早已忘了我鐵柱老祖的威名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