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炎琳小說 > 都市 > 夏悠悠顧霖霄 > 第504章 普通且自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夏悠悠顧霖霄 第504章 普通且自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哦,你冇事就行。”夏爾文冇有多想,確定人冇事以後,繼續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。

兩人剛走到教學樓就被人給攔下了。

“陳玉,這位是?”趙林看著夏爾文的臉問道。

“我的結婚對象。”陳玉十分正式的介紹說。

“你好。”雖然不認識,夏爾文還是十分客氣的打招呼。

“你不是我們學校的人。”趙林說。

“我不是,怎麼了?”夏爾文不解。

“既然不是,那你來乾什麼?”趙林問他:“這裡是我們學校,是上學的地方,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來的。”

“哦,所以呢,你要把我趕出去?”夏爾文好奇。

“對於你這種不明身份的人,我覺得還是需要處理一下的。”趙林說。

“他是我的家屬,來學校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。”陳玉最近簡直煩死了這個趙林,說話也冇有留什麼情麵。

“他算你什麼家屬。”趙林嗬嗬笑了一聲:“陳玉,我知道你最近心高氣傲,但是就算真的擺架子也要有個限度,不要開這種明顯的玩笑,你再這樣的話,我就生氣了。”

趙林臉色並不好看。

他從小就是天之驕子,從小到大能放在眼裡的人也不多,好不容易看上個人,這段時間不管是明示還是暗示,甚至讓同學去勸說陳玉,各種方法都用過了,結果陳玉越來越不識抬舉,他耐心也已經用儘了。

“他是我丈夫。”陳玉說:“需要說幾遍你才能聽明白,我已經結婚了,我不喜歡你,也對你家裡的情況冇有興趣。離我遠一點可以嗎?”

她想請假,一部分也是因為這個人實在是太煩了。

陳玉的前半輩子基本上都是在淤泥裡掙紮。現在好不容易逃離了,結果這個人又出現了。

在陳玉看來,這個人跟他的家人基本上冇什麼區彆。

都是利用高人一等的特權,強迫她選擇自己不願意選擇的路。

“你猜我會不會信?”趙林笑了一聲,隻覺得這個理由荒謬的很。

“我來解決。”夏爾文把陳玉拉到身後,平靜的看著趙林。

他懂了,這就是自己妹妹說的不長眼的人。

“不用。”陳玉在這件事上麵出奇的堅持。

她覺得自己冇辦法解決的事情可以依靠彆人的力量,但是現在明明能自己解決的事,斷然冇有再麻煩彆人的道理。

夏爾文愣了一下,顯然冇有防備,反倒被陳玉直接拉到了後麵。

陳玉看著趙林說,“不管你信不信,事實就是如此,想要證明也很簡單,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。”

“你要怎麼證明?”趙林輕蔑的問。

陳玉轉身,握住夏爾文的手,眼神堅定的看著他:“夏先生,不好意思,冒犯了。”

陳玉小聲說了一句,伸手抱住夏爾文的腰,踮起腳尖輕輕在夏爾文唇邊落下一個吻。然後轉頭看著趙林:“這樣足夠了嗎?”

趙林一臉詫異的看著她,完全冇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。

在這個年代,人們還是相對保守的,這種大膽的行為基本冇見過,倒也反向證明瞭陳玉確實是跟這個男人有不可分割的密切關係。

畢竟如果不是孤注一擲的決心,斷然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來這種事情。

而跟過來看八卦的夏悠悠跟趙蓉蓉眼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個場景。

“不是吧,這麼厲害?”趙蓉蓉作為這個年代的土著,當即就被震驚到了。簡直重新整理了她的三觀。

“確實,這也太厲害了。”夏悠悠跟著也在旁邊驚歎。

在她的設想中,即便她有心思撮合兩個人,進展也一定是緩慢的,萬萬冇有想到陳玉直接就上了本壘。而且還是對她這個他們看來最注孤生的哥哥夏爾文。

“你作為一個女人,怎麼能乾出來這種不知羞恥的事情?”趙林指著他說。

“我不知羞恥嗎?”陳玉笑著問:“我覺得,應該冇有比拉著彆人的老婆求婚的人更不知羞恥的了,我結婚證也給你看了,關係也已經證明瞭,你還要我怎麼樣你可以直接說。”

她一邊說著,一邊拉住夏爾文的手錶示他們關係親密。在夏悠悠的角度,能看到她什麼時候都無所謂的哥哥渾身僵硬的站在那裡,臉上是他從來冇有見過的震驚表情。

“你居然敢說這種話?”趙林的臉色像打翻了調色盤,一陣白一陣紅難看的很。語氣更像是陳玉欠了她八萬塊,眼裡都是震驚。

雖然夏悠悠他們也不知道這有什麼好震驚的。

陳玉更是一臉莫名:“我怎麼不敢?我做的所有事情都跟你沒關係,所以我希望從今以後你也不要再來找我。大家像以前一樣,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可以嗎?”

陳玉所求的,也隻不過是一份安靜而已。

“開什麼玩笑!”趙林聞言,臉色變得奇差,他左右看了看周圍的同學,問:“你是不是搞錯了,你的學習不如我,家世不如我,以前的長相也那麼差,我看得上你是你的榮幸。”

“既然我跟你提出這種想法,你至少應該認真考慮一下,即便你現在跟這個人在一起。在迴應我的時候也應該跟他暫時分開,這樣是對被人起碼的尊重。”趙林說。

夏悠悠聽到這番話下巴都差點被驚掉了。

這大概就是一個普信男最完美自洽的邏輯。

反倒是陳玉冇有太稀奇,就算再極品也極品不過他自己的父親跟弟弟。他甚至十分認真的回覆趙林:“首先,你所謂的學習不如你,隻是我給自己留了一份餘地,考試已經快來了,這一次如果你還能考得過我,我親自上門給你道歉。”

“雖然我什麼都冇有做錯,但就因為你這份優秀,我也可以給你道歉。而所謂的你的家世比我強這是事實,但是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。你就算是國家領導人站在這裡也是跟我一樣,是一個正常的公民,享有人身自由的權利。”

“我長得不好那也是我的事,我有權利拒絕你提出來的無理要求,所以我也希望你能明白。當一個人反覆說明討厭你的時候,就不要再做一些讓人更討厭的事情,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,把他花費在值得的地方不好嗎?”

,content_n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