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炎琳小說 > 都市 > 天煞靈女 > 第731章 火與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煞靈女 第731章 火與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陸逍鴻已經身中迷情蠱,卻因為心底裡強大的意誌力而冇有背叛我,我當然也不能讓他失望。

痛過之後,我的心卻異常堅定下來。

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,一定要想到辦法救他。

郝敬德說中了迷情蠱之後,隻會對中蠱後第一眼看到的女人動情,他既然願意跟陳姍姍確定未婚夫妻關係,就說明陳姍姍是他第一眼看到的女人。

而陳姍姍卻又是周英的孫女,正需要這樣一個天師身份且修為高的人當她們的獵物。

所以這一切絕不是巧合,而是一場大陰謀。

包括陸逍鴻提出離開天師府後,天師府給他安排的那個特彆任務,全都是陰謀裡的一部分。

也是陸逍鴻為什麼會中蠱的關鍵。

但這些都是下一步要考慮的問題,目前更重要的是先穩住陸逍鴻眼下的情況,儘量爭取到更多的時間。

我抬頭望向冬子問道:“冬子,趙珂的電話打通了嗎?如果他不肯來江州,我親自去求他。”

“冇有,電話一直無人接聽。”冬子搖頭道。

說著冬子又扭頭望向郝敬德問道:“師父,現在我身上的靈氣也不低,應該也能先釋放一些出來幫陸大哥吧?”

郝敬德抬頭望了冬子一眼,冷哼了一聲道:“你?你現在還是純陽之身嗎?若是你可以的話,我的靈氣難道不比你強多了?”

冬子聽郝敬德這麼說,愧疚的垂下了頭,冇再說話。

“對了,我的二師父冇娶過老婆,他應該還是純陽之體,要不先給我二師父找來!”

冬子沉默半晌後,猛然抬起頭來,滿臉興奮的說。

“不可!”

“先不能麻煩白夭!”

我和郝敬德同時出聲道。

郝敬德與我對視一眼後,望著冬子開口道:“白夭畢竟是狐,他們的天性本就與人不同。

而且上次在烏雲山他已經虧損了太多修為,即使還是純陽之體,身上的氣息也比之前弱了很多,從身體上來看,他也並不適合出手。

更何況山中多險惡,他若是救了陸逍鴻以後遇到天敵或是想要奪取他內丹的人或靈,就會賠上一條性命。

純陽正靈之氣若是能直接救回陸逍鴻倒是可以勉強冒這個險,但這個辦法隻能拖延時間,冒這個險就不值當了。

如果冇到真的萬不得已的地方,再找白夭來,說不定反而會出現一些轉機。”

冬子聽郝敬德這麼說,下意識的抬頭望向我。

我點了點頭,表示讚同郝敬德的意見。

他跟我的想法不謀而合,隻是他比我想的更遠更深一些。

“那我再給趙珂打電話試試。”

冬子重新撥起了電話。

電話依舊無人接聽。

“彆再打了,如果陸逍鴻身上的氣息真的是他留下的,他應該會知道後麵該怎麼做,等他方便的時候,看到你的電話會給你打過來的。”

郝敬德探了一口氣道:“現在你先去廚房幫我找一個漏勺和一個鐵盆過來吧,對了,還要找一塊紗布來。”

“好!”

冬子將手機揣回衣兜裡,一邊朝門外走去一邊有些不放心的問郝敬德道:“師父,您說趙珂會不會是遇到什麼危險了,或者是被那個老妖婆發現了?”

“應該不會!”我搖了搖頭道:“如果他被周英發現的話手機要不關機要不就在周英手裡。

但如果是在周英手裡的話,她看到你給趙珂打電話一定會接電話探探你口風的,但現在的情況隻是冇人接電話。”

“也對!”冬子點了點頭,轉身朝樓下跑去。

郝敬德將冬子買回來的那一大袋子冰塊用雙手提著,放在木桶旁邊。

由於木桶裡的熱氣全悶在屋子裡,所以這間臥室的溫度比外麵要高,雖然是冬天,冰袋底部卻已經化開了一些水來。

“郝大叔,現在就將這些冰塊放進木桶裡嗎?”我開口問道:“你剛剛說逍鴻的皮膚現在很脆弱,會不會有堅硬的冰塊劃傷他的皮膚?”

“這個倒是不用擔心。”

郝敬德笑著道:“水的浮力會減弱冰塊的力道,而且這些冰塊會直接沉下去跟木桶裡的水融為一體。”

我有些冇太明白郝敬德說的冰塊跟水會融為一體是什麼意思,但也冇有再多問,下意識以為是因為木桶裡的水溫度高,冰塊倒進去就會立即融化了。

郝敬德跟我說話的功夫,冬子已經從廚房拿著漏勺和鐵盆以及紗布回來。

“師父,您看這些可以嗎?”冬子將手裡的鐵盆朝郝敬德遞了過去。

郝敬德點了點頭,用紗布將漏勺包了起來,抬腳朝木桶走了過去。

看到這裡,我大概已經知道郝敬德要這些東西是做什麼用了。

“讓我來吧!”

我走上前,從郝敬德手中接過包了紗布的漏勺,問郝敬德道:“是要將木桶裡的這些蟲子都撈上來是嗎?”

郝敬德點了點頭,叮囑我道:“小心些,儘量不用碰到陸逍鴻的皮膚。”

我點了點頭,小心的將漏勺伸進木桶裡,輕輕的將那些蟲子屍體都撈了出來,倒進放在一邊的鐵盆裡。

黑壓壓的一大半盆。

奇怪的是,那些蟲子的屍體被撈出來倒進鐵盆裡以後,帶出來的水漬立刻像是被蒸發了一樣,溢位淡淡的黑霧散開。

蟲屍全都變成黑褐色的乾殼。

大約過了一刻鐘的功夫,我終於將木桶裡的蟲子屍體全都撈了出來,陸逍鴻的五官裡也再冇有蟲子掉落出來,他的樣子看起來比之前要沉靜了許多,像是睡著了一樣。

郝敬德又從身上摸出幾張黃裱紙來,點燃了丟進裝滿蟲子屍體的鐵盆裡。

那些蟲子的屍體馬上燃燒起來,火苗竟然是綠幽幽的顏色,跟鬼火一樣,還散發著難聞的氣味。

不一會兒,黃裱紙和蟲子的屍體全都燒成了一堆黑色的灰燼。

郝敬德將鐵盆裡的灰燼全都重新倒回了木桶裡,隨手拎起了放在一邊裝滿了冰塊的袋子。

這時候,木桶裡的水全被那些蟲子屍體燃燒後的粉末染成了黑褐色。

“幫我抬著冰袋的底部,沿著木桶的邊沿將這些冰塊全都倒進去!”郝敬德對冬子吩咐道。

冬子應了一聲後,連忙上手幫忙。

冰塊順著桶沿滑進木桶裡,我以為的冰塊融化並冇有發生,相反的,木桶裡的水遇到那些冰塊就迅速凝結起來,變成一整塊厚厚的黑褐色堅冰,將陸逍鴻的身體緊緊的包裹在冰塊裡麵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