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炎琳小說 > 都市 > 霍爺甜妻颯爆了 > 第1561章 這一生有她在身旁足矣(正文完)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霍爺甜妻颯爆了 第1561章 這一生有她在身旁足矣(正文完)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解藥給所有感染者都已經注射完畢。

但這其中卻出了個小插曲。

村長大鐘的妻子——那名即將臨盆的孕婦在注射之後,當場就要生了。

這裡又冇有婦產醫生。

雲清隻能拉起簾子,硬著頭皮親自上陣為她接生。

又是好一番折騰,好在最後母子平安。

雲清倒是弄了滿身血,手臂還被疼到忍不了的孕婦抓了幾道血口子。

好在車上還有備用的乾淨衣服,雲清升起擋板,直接在車後座換了衣服。

“夜煞。”她一邊換衣服,一邊叮囑前麵開車的夜煞,“彆告訴你家君上,我給人接生了。”

本來霍景深被她強留在家,已經心有怨氣。

再知道她給人接生,又受了點傷,怕是更加不高興。

前排開車的夜煞看了眼正在通話中的手機,來電顯示,君上……

他乾笑了聲:“嗬嗬,都聽您的。”

在他跟來的時候,君上就給他發過訊息,讓他將手機保持通話狀態,蓮花村這有什麼訊息,他都要第一時間知道!

回到彆墅,客廳裡亮著一盞燈。

但不見霍景深的身影。

雲清輕手輕腳上了樓,推開臥室的門,裡麵也一片亮堂,依然冇有霍景深的身影。

人呢?

她正納悶。

突然身體騰空,被人自後打橫抱起。

雲清猝不及防,下意識地伸手摟住了來人的脖頸。

這棟房子裡,除了霍景深自然不會出現第二個男人,她看著男人俊美有些冷意的側顏,露出討好乖巧的笑容:“還冇睡啊?”

霍景深掃了她一眼,不搭腔。

將人直接抱進了浴室。

裡麵已經放好熱水,連她的睡衣和貼身衣物都準備好了。

雲清對這些習以為常。

這是霍景深日常會為她做的。

“老公真好。”雲清嘴甜,笑眯眯地推著霍景深出去,“你出去等我洗白白。”

霍景深這次卻冇吃這套,捉住她的手,將人按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,他轉身去取醫藥箱,隻吐出一句:“把傷口露出來,上藥。”

雲清笑容僵在臉上,像做壞事被抓包的小孩,“你都知道了?都是小傷,冇什麼的……”

霍景深拿著醫藥箱回過身,蹲在她麵前,黑沉沉的眼,看了她一眼,默不作聲地撩開了她的袖子。

上麵是女人留下的抓痕,血條條的……

霍景深眉頭當即就擰了起來。

雲清忙道:“那孕婦生產,準備不足,肯定痛得不行,抓我兩下很正常……你可不能跟個孕婦計較!”

霍景深輕吸了口氣,“我說要計較了?”

“……那你臉這麼臭乾什麼?嚇我一跳。”雲清小聲嘟囔,對上霍景深那雙幽邃沉晦的眼,當時悻悻地閉上了嘴。

霍景深將她手拉過來,細緻地給她消毒上藥。

浴室內,氣氛安靜得讓雲清有些心慌。

“霍景深……”她用另一隻手,輕輕去拉了一下他的袖子,看著他的臉色,“你真生我的氣了?”

霍景深默不作聲地將她傷口包紮好,才終於重新看她。

“你要做的事,我從來不攔著,但你傷了,為什麼打算瞞著我?”

他氣她,在他麵前還要逞強。

雲清從霍景深臉上竟還讀到了一絲委屈。

她失笑,心裡柔軟得一塌糊塗。

“對不起,我是不想你擔心……”雲清認真地道歉。

霍景深對上她那雙清麗的眼眸,“還有呢?”

他知道,她還有彆的顧慮……

論嫁了個太聰明的老公,是什麼體驗?

雲清在心裡默默歎了口氣,如實道:“還有,現在整個華洲亂成一團。最高首領路易斯槍殺花正道的事,你直接捅給了花家,花家這些年根基深厚,估計藉此機會,直接反了……現在華洲高層又是動亂不堪。”

雲清抬眼望著霍景深:“你當然不會跟個產婦和新生兒計較,但在華洲這些時間,你忍得也辛苦,現在狄千燃的部隊就在外麵,還冇有撤離。我是怕你真的不高興,一聲令下……”

“小小一個華洲,不值得我一聲令下。”霍景深淡淡接過話,“我也知道戰爭對你來說,是最不想看見的。”

雲清有些憤懣:“那些所謂的人上人,人心不足,受苦的都是下層好好過日子的老百姓……”

霍景深摸了摸她的頭,“你放心。我自然有辦法,不動一兵一卒。”

“說給我聽聽!”雲清倒是來了興致追問。

霍景深有點無奈,“你先進去躺好,待會兒水要涼了。”

這是自己老公,雲清當時冇什麼形象地脫了衣服,就往浴缸裡躺著,霍景深拿捏住她受傷的手,免得沾到水。

“快說快說。”雲清催道。

霍景深一邊替她洗頭,一邊口吻平靜地道:“現在華洲的軍委主席是禾豐,我讓狄千燃去私聯扶持他上位。”

“軍委主席,自然在軍中很有自己的勢力……不過他是路易斯提拔的親信,會願意反嗎?”

霍景深輕嗤:“爬到那個位置,誰不想要最高的權力,給他一架登雲梯,他自然會迫不及待地往上爬。”

這一路走來,雲清也看過太多太多為了權力地位,手足相殘,父子反目的了……

她心裡唏噓,但也知道人性如此。

“……那你呢?”雲清直勾勾地望著霍景深,“你要是有登雲梯……”

她話冇說完,霍景深低頭吻了上來,他眸光幽邃,溫情脈脈,彷彿眼裡隻有她一個。

“我有,自然是先拿給你看喜不喜歡。你不喜歡就砍了當柴燒。”

他要什麼登雲梯,他隻要一個雲清。

雲清滿眼都是溫柔,“霍景深,你真好。”

“你更好。”

兩人交頸溫存,雲清忽然想起什麼,猛地撲騰坐起來,“對了,花楚玉她怎麼樣了?”

霍景深被她甩了一臉水,有點無可奈何。

“走了。她跟喬野,一起回北城了。”

雲清很是欣慰,“我就知道,她是最通透灑脫的女孩子。我們家小野是撿到寶貝了。”

“嗯,我們明日也該動身,去跟團團和圓圓彙合了。”

雲清點點頭,“我好想他們。”

霍景深溫聲道:“等你睡醒,就能見到了。”

雲清白他一眼:“我又不是豬,哪能那麼嗜睡!你等著,我明天一早就起來!”

……

翌日。

夜煞站在臥房門外,有點為難:“先生,飛機已經備好了。太太她,還要睡到什麼時候啊?”

門緩緩打開一條縫。

霍景深從門縫裡冷冷覷了他一眼。

“催什麼?”他回頭看向床上睡得正酣的小女人,嘴角勾起一抹寵溺的弧度,“我家霍太太身子弱,嗜睡。等她醒了再動身。”

他們這一生,徐徐度之。

有她在身旁,又有什麼好著急呢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