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炎琳小說 > 其他 > 關寧永寧公主全文閱讀 > 第1305章 朱鎮:這個鍋我真的背不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關寧永寧公主全文閱讀 第1305章 朱鎮:這個鍋我真的背不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朱鎮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過江戰役失敗對戰局的影響,而是背鍋擔責的問題。

說來也確實可笑。

是因他之前有過這樣的經曆。

父皇把他留在北林行省,不就是讓他背鍋嗎?

背鍋不算,還讓他揹負罵名……

正常的戰報通稟絕不會加蓋璽印,這是父皇親筆所寫,是給他的!

那幾個字相當刺眼。

因戰船勾連,因宇文雄詐降……這都是戰敗的主要原因。

這不是在點我嗎?

這不是暗示這場戰敗就是你造成嗎?

最後一張是專門給他寫的,還說因此事讓建武帝姬川震怒,聯盟都出了問題……

這已經是明示了!

朱鎮直感覺頭皮發麻!

好像他父皇出現在眼前,他低沉的聲音響起。

因太子朱鎮判斷失誤指揮失利,誤信宇文雄導致戰爭失利,此戰無法挽回,聯軍損失太大……當廢除太子之位!

不!

朱鎮將腦海中的雜緒甩出,這個鍋他是真的背不起!

他的麵色陰晴變換,還自言自語的呢喃不止,顯示出情緒的劇烈波動。

這讓其下眾將都疑惑不解。

莫非不是捷報?

還是出了什麼大事?

“殿下?怎麼了?”

樊倉好奇的問出,朱鎮的思緒被打斷,他也終於接受了戰敗的事實。

不對!

朱鎮又突然想到。

之前瘋狂造勢過江戰役是自己一力促成,還著重提及將戰船勾連,還有剛纔拉攏宇文雄之事……

這……這……

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?

朱鎮麵色難看到了極點。

鍋原本不在自己身上,現在肯定在自己身上了。

“殿下,怎麼了?”

樊倉再一次詢問,他的思緒被拉回。

見得眾人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,他想要張口說出,但卻說不出來。

過江戰役大捷之事早已傳開,還是他親自說出,而今卻遭遇了慘敗。

他怎麼能說的出來?

這已經不是打臉,而是把他的臉麵踩在地上……

“過江戰役失敗了!”

樊榮低沉開口。

“什麼?”

“失敗了!”

“這怎麼可能?”

眾將領都懵了!

“我方有六十萬大軍,敵軍根本冇有抵擋之力,這怎麼會失敗?”

樊倉也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“宇文雄並非真的要投降,而是詐降,當日他以火船衝撞……”

樊榮雙目無神的解釋著,又是引起一波震驚。

“宇文雄詐降?”

“他不是捨棄了自己的軍隊部署嗎?”

“是啊!”

樊榮像是承受了重大打擊的樣子。

“誰能想到呢?”

議事廳一片寂靜,都在消化著這個難以接受的事實……

剛纔的歡慶跟現在的沉寂形成鮮明對比。

樊倉終於知道殿下麵色為何轉變那麼複雜。

是啊!

原本是殿下的功績,現在卻是殿下的錯誤!

過程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結果!

彆的不說,光是拉攏親信宇文雄就是最大的錯誤。

這相當於把宇文雄親自送到己方麵前……

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樊榮站了起來低沉道:“是我輕信了宇文雄,才造成這般惡果,我要向陛下請罪。”

這話說出來,使得朱鎮更尷尬了。

要知道最先拉攏宇文雄的正是他,樊榮要向魏君去請罪,那麼他呢?

該不該請罪?

“你的軍隊也要調回嗎?”

樊倉立即出聲詢問。

在樊榮麾下可還有著近二十萬兵力。

“暫時留在這裡。”

樊榮開口道:“但陛下的旨意是,暫時停止進攻,以儲存兵力為前提……”

“我想太子殿下也應該收到了同樣的旨意。”

眾人看向朱鎮。

朱鎮艱難的點了點頭,確實是有相同的旨意。

“為什麼會這樣?”

參將左丘充當了捧哏,成為太子第一吹。

而今卻是這樣的結果。

“戰敗是戰敗了,為什麼停止進攻?不打了嗎?”

“還能有什麼原因?”

樊倉低沉道:“聯軍已經消耗不起了。”

這話說到了重點,讓他們一時恍然。

是啊!

剛開戰時,他們有著雄心壯誌,隨意進攻有恃無恐,也從未在乎過傷亡的問題。

安邊軍折損過半也冇什麼人在乎。

折損就折損了。

反正我們兵力多的是。

可現在呢?

還有這樣的資本嗎?

真的是耗不起了。

“是不是要提前結束戰爭了?”

有個將領問出,但並未得到迴應。

戰爭開始到現在還不到三個月,難道說就這樣虎頭蛇尾的結束?

眾人情緒低落到了極點。

“暫停進攻不是結束戰爭!”

朱鎮咬牙道:“一時的失利並不能影響全域性,都打起精神。”

“我要走了,我要回去向陛下請罪,要不是我起了拉攏宇文雄的心思,也不會造成這般惡果。”

樊榮早不說晚不說,偏偏又在這個時候重複了一遍。

這一刀紮的朱鎮差點吐血。

他本來是要激勵將領們,現在也說不下去。

不知是不是錯覺,他總覺得這些人看他的眼神不對。

樊榮言罷就直接離開,魏將都跟著出去。

氣氛很是壓抑。

樊倉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殿下,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?”

朱鎮深吸了口氣。

“傳令全軍,收縮防線,鞏固已占領區域……傳令在北林行省的萬人將以上的將官都來見我,具體也我會給你一份名單。”

“吳桐。”

朱鎮轉向了他身後一個穿著青袍長衫的中年人。

此人是東宮屬官,是隨行朱鎮的文官謀士。

“你立即回一趟京城,把現在的情況告知楊大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吳桐麵色凝重。

楊寒是太傅,也是太子殿下在京最信任的文臣。

殿下這般安排是何用意?

他還要召集萬人將以上的將官。

這是要做什麼?

眾人都感覺到了些不尋常。

“劉淮。”

“殿下。”

朱鎮沉聲道:“即日起,冇有本宮的命令,誰也不能調動天雄軍!”

劉淮是天雄軍大將軍。

本來調動天雄軍也隻有太子和皇帝有這個職權。

而今朱鎮單獨提及,言外之意是,哪怕是皇帝,也不能隨意調動天雄軍。

劉淮略有遲疑。

這樣的命令他怎麼敢接。

“怎麼?冇有聽到本宮說的話嗎?”

朱鎮站了起來,如刀般尖銳的目光直視而去。

“是!”

“重複一遍。”

“冇有您的命令,誰都不能調動天雄軍!”

“好!”

朱鎮這才坐了下來。

其他人都惶惶不安,殿下當著他們的麵做出安排,這分明就是意為之。

他到底要做什麼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