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炎琳小說 > 其他 > 凡人修仙傳 > 凡人修仙:從廢靈根開始第6章 第6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凡人修仙傳 凡人修仙:從廢靈根開始第6章 第6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6章

“這......”

鄧平安還真是大感意外,冇有想到李存道竟然會反問自己......

他稍作思索,忽然想到了去年聽人說城外山林中,竟出現猛虎食人,為禍一方。

縣令花費不少銀兩,從其他多個地方,請來了不少經驗老到的獵戶,組成獵虎隊,進入山林中圍獵猛虎。

最後十多個經驗老到的獵人,耗時數日,以兩人受輕傷為代價,將那凶惡的食人猛虎成功圍殺。

鄧平安稍作對比,覺得獵虎之舉,用在修仙世界,似乎也可通,便帶著幾分猜測的口吻道:

“莫不是同宗門的師兄弟們一併組隊,接下高懸賞的危險任務麼?”

李存道心中一陣驚歎,麵上卻平淡的笑道:

“不錯,正是如此,人多力量大,多人組隊,就可以將危險降低不少。”

鄧平安一一銘記於心中。

李存道則又開始和他說起來太玄古劍門中其他的一些事宜。

多半都是李存道稍微提了一個頭,鄧平安就已經迫不及待地追問起來。

李存道也樂得解答。

鄧平安就這樣看似閒聊一樣,將修仙世界中光怪陸離、神乎其神的一幕逐漸摸索清楚。

也對太玄古劍門,以及其他的一些修仙宗門,有了幾分粗略的瞭解。

這些事情,唯一讓鄧平安心中忐忑又期待的,莫過於李存道所說的靈根。

靈根,關於一個人修道的所有。

有靈根者,方纔能玄門修道。

若無靈根,則終生隻能做個凡人。

不僅如此,靈根還關乎修道的快慢,又或者是將來能修成什麼高深境界。

李存道的講述中。

靈根分為: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種最為常見。

極少數的,會有雷靈根和風靈根兩種,最為罕見。

但是這靈根,又並非是人人都有的。

依照其所言,凡俗之人中,十萬個人中,也未必能有一個人身上有靈根。

而修仙者的後代中,則十之八甚九都有靈根,這也就在修仙世界中,形成了一種叫做修仙世家的勢力存在。

不過,大多數的修仙世家,都依附於強大的宗門而存在。

依附於太玄古劍門的修仙世家,冇有一百也有八十的。

從這個直觀的數字,鄧平安也大致瞭解到了太玄古劍門的實力如何。

期間,鄧平安也曾詢問起來自己是什麼靈根。

李存道隻是搖搖頭,說他也不知道。

是什麼靈根,隻有到了宗門的測試石碑上,將手放上去,才能測出他身上具體是什麼靈根。

除非修為高深到了一定的境界,方纔能夠直接眼睛看去,就判斷出來對方身上有什麼靈根。

但是,隻要是修仙者,不管境界高低,都可以感應到麵前凡人身上,是否具有靈根。

這麼一補充,倒是讓鄧平安心中的疑惑解開了。

否則的話,他還真是有些奇怪,為什麼李存道會知道自己身上有靈根,卻又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具體是七種靈根中的哪一種。

連續趕路數日時間,兩人終於抵達了太玄古劍門!

在此期間,鄧平安也將心中所有想問的問題問了個通透。

太玄古劍門位於蠻荒大山深處。

鄧平安得李存道以禦空之術裹挾臨空飛渡,遠遠的就看到瞭如太古巨蟒一般起伏不定的巍峨山脈,蜿蜒騰躍的向著天地儘頭延伸而去。

在那群山環繞之間,忽然出現一口擎天巨劍,倒插在一處最高最為巍峨的巨峰之上。

那擎天巨劍宛若貫穿天地界限。

劍身寬大的如山峰截麵一般,充滿了極其恐怖的視覺震撼力和威懾力!

鄧平安看到這一幕後,直接震驚的嘴巴都不知什麼時候張開了。

更為恐怖的是,他順著如山脈一樣的劍身往上尋找劍柄在什麼地方的時候。

卻隻能看到劍身高處,遮蔽在雲霧之中,偶爾可見朵朵祥雲生出。

“傳聞這是我太玄古劍門開派祖師所使用的神兵法寶。”

李存道臉上浮現敬畏之色,語氣激動地說道:

“據說此神兵長達一千丈,劍身貫穿天地,堪稱是名副其實的擎天神劍。”

“那一處最高的山峰,則是我太玄古劍門金丹長老們居住的地方。

也因為這一口擎天神劍的緣故,故而被稱之為劍峰。

有傳聞說,登上劍峰,如果機緣足夠的話,能夠與開代祖師留下的擎天神劍產生共鳴,參悟出開代祖師的擎天劍訣。”

鄧平安盯著那震撼無比的擎天神劍,目中全是火熱之色。

李存道很清楚這個小傢夥心裡在想什麼。

“瞎想什麼呢?你以為開代祖師留下的擎天劍訣,是那麼好領悟的?”

“難道冇有人成功過嗎?”

鄧平安大感意外。

李存道麵上浮現出一抹恍惚之色,悠悠道:“我太玄古劍門創立以來數千年歲月。

驚才絕豔的先輩何其之多,可是卻從無一人,能夠從這貫穿天地的擎天神劍中,領悟出開派祖師的擎天劍法。”

末了,李存道臉上浮現一抹憂愁之色:“甚至一招半式,都不曾領悟出來過。”

鄧平安將李存道的神情變化儘收眼底,遲疑了片刻,才問道:

“李師,這擎天神劍也冇人能用的了嗎?”

李存道露出一抹苦笑:“自從當年開派祖師飛昇上界之後,擎天神劍也再無任何人能移動其分毫。”

“好了,和你說這些可冇什麼用處,我先帶你去新入門弟子登記處去。”

“嗯。”鄧平安猛然想到了什麼:“李師,那豈不是說,我立刻就能去測靈根了?”

“不錯。”

李存道控製著青濛濛的靈光,緩緩朝著一座山峰降臨了過去。

遠距離看去,山峰之上,樹木蔥蘢,隱約可見雕梁畫棟時隱時現,更有肉眼可見的白色霧氣縈繞不散。

一眼看去,傻子都能感覺得到這其中充滿了出塵之意,撲麵而來的,都是仙家氣息。

距離稍近之後,鄧平安隱約看到了一個全貌。

山腳下有一個頗大的廣場,一畝見方。

上頭有不少衣著服飾相同的人,注意到了禦空飛行而來的李存道。

距離廣場越來越近,似乎有人認出來了李存道,人群裡傳出來了一聲驚呼:

“是李師叔!”

鄧平安正向著人群中看去的時候,忽然感覺腳下猛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失重感,還不等他驚撥出聲,雙腳就傳來一陣極為厚重的感覺。

青濛濛的靈光散去,竟不知何時,他已經穩穩的站在了廣場上頭。

鄧平安直覺自己呼吸之間,口鼻中都有一股股清香之氣湧入。

依照李存道提起與他說的,乃是因為此地的靈氣極為濃鬱所致。

一個年紀與鄧平安相仿的少年人快步走上前來,向著李存道拱手一禮:

“周成拜見李師叔!”

“嗯。”李存道微微頷首,麵上露出幾分和煦的笑容,轉頭看了一眼正在好奇打量四方的鄧平安道:

“這是我從外邊帶回來的鄧平安,他身居靈根,我已經為他打通周身十二大氣海,你先帶他去測試靈根。”

“平安師弟!”

少年周成相貌端正,唇紅齒白,笑起來的時候,也頗為友善。

鄧平安聽他言語,也急忙拱手還了一禮:“見過周師兄!”

李存道淡淡道:“你二人也算認識了。平安入門的大小事宜,你帶著他去操辦。

我離開宗門也有一段時間了,現在回來,有一些事情要先去處理了。”

“是,李師叔!”

周成趕忙又是拱手一禮。

鄧平安一聽李存道要走,心中不免有些緊張,可還不等他說什麼。

李存道整個人就已經化為一股青濛濛的光芒沖天而起,隻是數個呼吸的時間,就已經消失在了群山萬壑之間。

周成眼看鄧平安臉上露出幾分怯生之色,當下友善的笑了起來:

“平安師弟放心吧,在宗門裡邊,可冇有誰敢欺負你的。”

鄧平安有些尷尬的笑了笑,隨後想到了什麼,忙向著周成拱手一禮:

“有勞師兄了!”

“哎,見外了見外了!”

周成含笑道:“師弟跟我來,我和你邊走邊說。”

“好。”

鄧平安急忙跟上週成。

周成介紹起來:“所有新入門的弟子,都需要前往此處登記,領取身份令牌,還有相應的弟子製服。”

“身份令牌頗為重要,你可不能丟失了,每個月領取五顆練氣丹,三塊靈石,都要用到。

甚至於,前往功德堂接取釋出任務,也一樣要用到此物。”

這些事情,來太玄古劍門的路上,鄧平安就已經聽李存道說過了一遍。

此刻再聽,他倒也不覺厭煩,依舊是一副豎起耳朵認真聆聽的模樣。

“本來按照規矩,是要先去測靈根,然後再領取身份令牌的。”

周成回頭看了一眼鄧平安笑道:

“但你是李師叔帶回來的人,自然無須如此麻煩,可以先去領取身份令牌,然後再去測靈根。”

鄧平安嘴唇微微動了一下,他現在最想的是去測靈根,至於身份令牌什麼的,其實不著急的。

登記身份令牌的過程很快也很簡單。

隻是一處看起來古拙的院落中,一個看起來上了些年紀,平平無奇的老頭,給了鄧平安一塊從外表看起來,有點像是鬆木,可入手卻冰涼似鐵的小牌子。

寫上了鄧平安的名字,又自他指尖擠出一滴血滴上之後,便方纔算是完成了登記。

鄧平安將這身份令牌持在手中,稍微細看起來。

竟然發現自己的名字在上頭清晰無比的顯露了出來。

除此之外,還有四行非常特彆的光亮文字,引起了鄧平安的注意。

“功德:0

靈石:0

釋出任務:無

接受任務:無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