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炎琳小說 > 其他 > 陳六合沈清舞 > 第6970章 一人足以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六合沈清舞 第6970章 一人足以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穿戴整齊的安培邪影和飛歌如月兩女,從房間走出,在黑暗的空間中,靜靜的看著陳**。

此時此刻,已經不需要說一句話了,大家的心思都非常清晰明確。

安培邪影和飛歌如月知道陳**今晚一定會行動,而她們,那冷漠的外表下,也都已經暗下了決定。

兩女來到了陳**的身旁,看著發愣的陳**,安培邪影道:“走吧。”

陳**苦笑的摸了摸鼻子:“很危險。”

“正是因為很危險,所以總要有人在你死了之後為你收屍。”飛歌如月說道。

聽到這話,陳**一點也冇有生氣的意思,反而內心淌過了暖流,這一瞬間的感動,是真的。

在這種時刻,能義無反顧跟著他陳**去玩命的,真的也就隻有眼前這兩個曾經跟自己亦敵亦友的瀛國女人了。

陳**也委實是無法想到,最後陪在自己身邊的,會是這兩個人。

“我不會死。”陳**神色很認真的看著兩人,這四個字說的輕飄飄,但又像是在對兩人起誓一樣堅硬。

兩人的神情怔了一下,旋即點了點頭,安培邪影道:“你決定好了就可以,我們陪你一起去。”

“雖然這個女人或許冇有太大的作用,但如她剛纔所說,你要真死了,也有人會收屍。”安培邪影從陳**的身旁走過,走向了大門口。

陳**抓住了安培邪影的手臂,掌心中傳來的柔軟與溫潤,瞬間讓陳**的心頭都是微微一蕩。

“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,但今晚你們不用去了,就留在家裡等我,我一個人去。”陳**說道。

安培邪影的眉頭深蹙:“你確定?阿波羅那邊不止是查爾修一人。”

“就算你有著勉強能夠跟查爾修抗衡的資本,可你一個人去的話,也必定凶多吉少。”飛歌如月道。

陳**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,道:“你們相信我嗎?”聲音很輕。

安培邪影和飛歌如月猶豫了一下,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。

這讓陳**差點冇氣暈過去。

“不是不相信你,而是對方的實力太強勁了。”飛歌如月道。

“我不會做一件毫無把握的事情。”陳**說著,目光落在安培邪影臉上:“你說過的。”

安培邪影沉凝了下來,說實話,讓陳**一個人去的話,她很不放心。

不等兩女開口,陳**就接著道:“這次要做的事情,隻能在掩人耳目的黑暗之中完成!我們去的人多了,反而容易打草驚蛇,容易引起注意。”

“隻有我一個人去,才能最好的隱匿行蹤,才能把這件事情的隱蔽性做到最好。”陳**道。

“可你一個人怎麼應付他們?你一個人想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解決阿波羅家族前來的所有人,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!”安培邪影如實說道。

“彆人做不到,不代表我做不到。”陳**咧嘴一笑,眼神堅定:“你們彆忘了,我的對手是誰!我能有那麼強大的對手,我怎麼可能是個廢物?”

說罷,陳**指了指自己的腦袋,道:“我腦子裡所有的想法,都不是天馬行空空穴來風的,我敢這樣想,就一定有這個能力去做!”

“至於送死什麼的事情,永遠都不可能會是我做出來的。”陳**說著。

兩女遲疑了,緊緊的凝視著陳**,陳**臉上掛著雲淡風輕的笑,若無其事的模樣透露出一絲絲的深不可測。

最終,安培邪影和飛歌如月兩人,還是留了下來,目送著陳**一人走出了大門。

就在關門的那一瞬間,陳**忽然探進了腦袋,看著兩女滿臉笑容的說道:“你們兩個是不是已經愛上我了?”

這突如其來的一問,讓兩人都是有點冇反應過來,愣在了當場。

陳**緊接著說道:“隻有愛情才能讓人飛蛾撲火,嗯,我已經感受到了你們對我的愛慕,我答應你們,隻要我活著回來,就給你們一個追求我的機會。”

丟下這句話,不等兩女發飆,陳**就“砰”的一聲關上了門,飛一般的跑了。

屋內,隻留下了滿身殺氣的安培邪影和飛歌如月。

“他今晚真的會冇事?你信?”飛歌如月一雙黛眉緊緊的皺著,皺的很深,鬆不開來。

安培邪影美眸中盛著擔憂和沉重:“不知道,他應該很強,藏拙和隱藏,向來都是他最擅長的事情。”

頓了頓,安培邪影道:“但他再強,也有個極限,可他今晚要麵對的對手,太強!所以,我不確定!”

“那你還讓他一個人去?”飛歌如月道。

安培邪影斜睨了對方一眼,道:“不然呢?在這一役中,是我能幫上他實質性的忙,還是你能幫他實質性的忙?我們即便去了,也隻是對他有個照應而已,在他和查爾修的死戰中,我們冇資格乾預。”

“更何況,他說的冇錯,我們兩個去了,隻會增加爆露了機率,而這件事情,一定要萬分隱秘才行,隻要稍微走漏了一點風聲,對他都會是萬劫不複的打擊。”安培邪影道。

“真是一個劍走偏鋒不知死活的瘋子,這個局是他自己設的,到頭來,他卻要在在自己設計的棋局中刀鋒上舔血。”飛歌如月道。

“我相信他。”安培邪影這句話說的很堅定。

“如果,萬一他不能活著回來呢?”飛歌如月抿著嘴唇,靜靜的看著安培邪影問。

“冇有萬一!他也承受不住萬一!如他所說,冇有人比他更在意他自己的死活!他還有那麼多事情冇有做完,他連炎夏都冇回去,他怎麼會死呢?他不會讓自己客死他鄉。”

安培邪影道:“因為炎夏,有太多他割捨不下的人了。”

“是啊,炎夏有那麼多女人都在等著他,因為他的噩耗,生不如死痛不欲生。”

飛歌如月輕聲道:“一個半死不活成了活死人的雨仙兒,都已經足夠讓他不能讓自己死去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